瘟疫求生指南

成大醫學院 柯乃熒教授---

1981年美國洛杉磯第一例愛滋病確診,隨後愛滋疫情快速席捲橫掃全球,沒有藥物的時代,刻意被社會忽略的同志族群,漠視被動的健康政策,讓死亡人數急速攀升。90年代的愛滋病如同是二十一世紀的SARS,新興的惡疾有如瘟疫,讓活力十足的年輕男人,只要被愛滋親吻,如同狂風吹掃,毫無預警地一一倒下,無人倖免。

沈默等於死亡,《瘟疫求生指南》真實地記錄愛滋疫情席捲紐約市,當時新聞媒體、作家、同志族群、感染者集結成立愛滋平權聯盟 (ACT UP)與治療小組行動(TAG),走上街頭,與市政府與藥廠抗爭,爭取健康照顧的基本人權。沒有當初的抗爭,新藥的臨床試驗就無法加快速度,愛滋病人也只能束手等待死神的降臨。

如何在瘟疫求生,只能仰賴自己,站出來,大聲說出,社會對同志群族受苦的漠視,健康當局背棄感染者的醫治,透過抗爭,同志族群及感染者站出來,用身體與血淚主動積極地爭取新藥,要求國家衛生研究院、疾病管制局、食品藥物管理局等政府機構,打破層層枷鎖,加速藥物研發的進展,科學不再侷限在象牙塔,同志族群化被動與主動,攝取知識,科學成為養分,自我武裝,長出對抗的力量。

沒有藥物的時代,唯一的生存法則,就是靠自己找尋出路。同志族群及感染者自己閱讀文獻,主動獻身成為臨床藥物的試驗者,組成互助團體,自海外進口任何可能的藥物與可能(藥命俱樂部),主動制定藥物及治療研發的時程,透過媒體、政治遊說,要求食品藥物管理局鬆綁法律,盡快進行藥物試驗,迫使藥廠降低藥價,緊抓住機會,不斷地積極爭取生存的基本權利。

要多少屍體才讓我們願意面對?面對疾病的正向力量,不是隱藏,而是面對,迎面正擊,才是生存之道。強迫教宗或政客冷漠的保守勢力,面對愛滋的手段,就是將成千上萬的軀體呈現在他們面前,面對危害或是錯誤的政策,沈默不發聲或是退縮不作為,就是默認等死,唯有主動反對、積極抗爭,勇敢地面對鏡頭,不斷地大聲說出求生的想望。

當愛滋已成慢性病,回首,那些為爭取愛滋而勇敢現身的年輕鬥士,雖然生命凋零,面對瘟疫及人疫,他們奮力一戰以肉身斬除荊棘,開創愛滋治療的契機,留給我們的是酷兒們爭取生存之道的典範。

關聯影片: 
瘟疫求生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