雞蛋花的世界:《跨性夏威夷》《新郎的花季》

知名影評─但唐謨

雞蛋花是一種生長在熱帶地區的花,五個花瓣中襯著一抹暈黃。根據《魔幻香草百科》,雞蛋花是陰性/女性的代表,具有愛情的魔法;佛陀則是它的至神。在印度,雞蛋花是代表著永恆不朽,因為它有著堅韌的生長力。在東南亞/南亞地區,某些場合(例如峇里島的傳統戲劇表演)中的男性也會在耳畔戴著一朵雞蛋花。雞蛋花在燥動的亞洲/太平洋熱帶,為陽剛的男性增添了一份陰柔之美。



紀錄片《跨性夏威夷》的男/女主角荷娜就非常喜歡在頭上帶著一朵雞蛋花,搭配他壯碩的體格,呈現了一份力與美的陰性魅力。《跨性夏威夷》記錄一段遙遠文化下的性別之旅。位處太平洋的夏威夷也有著長遠殖民歷史,雖然是美國的一州,當地的傳統仍然是南島文化。傳統夏威夷的性別概念,除了男女之外,還有一種介於兩者之間的性別「māhū」。māhū兼具男女兩種性別,也同時擁有兩者的優越性;但是經過長久的歐洲殖民,象徵夏威夷當地傳統性別文化的māhū也受到了打壓。



《跨性夏威夷》是一個性別認同之旅,同時也是個國族認同的過程。主角荷娜曾經是個青澀的原住民少年,但是他陰柔的個性卻引來嘲笑,「māhū」就是一句罵他的用語;但是少年的他並不知道māhū的意思。在成長的路程中,他/她漸漸發掘到了māhū的意義,也漸漸發掘自己的身體和性別。這部片記錄了跨性別的荷娜如何在現代夏威夷社會,努力維護傳統價值;還原陰陽合體的māhū原始所象徵的驕傲,榮耀及尊嚴。她教授一群少年夏威夷傳統歌舞,把在地文化教育下一代;她即使穿著女裝,但是她精力充沛,聲音洪亮,陽剛味十足;她的愛情生活卻也和一般人一樣充滿著起起伏伏。但是她也必須面對社會的壓力:她的學生中有個生理女的「男孩」,卻被迫分類到「女孩」那一邊……



兼具陽剛與陰柔的荷娜,她的性別認同和她的國族/文化認同是連結在一起,兩者密不可分。《跨性夏威夷》介紹了一份少有人知,但是彌足珍貴的「酷兒」文化,以及西方殖民長期加諸於於酷兒/同志的壓抑。



荷娜經常戴在頭上的那朵雞蛋花(Frangipani),也正是斯里蘭卡同志電影《新郎的花季》的英語片名。這部片儘管在國際影展大放光彩,礙於斯里蘭卡嚴苛的電檢,卻無法在當地公開放映。《新郎的花季》是個三角戀愛的故事:一對男孩女孩青梅竹馬一起長大,無奈女有情,郎無意,然後一個外來的粗獷男進入了他們的世界,男孩和粗獷男發展了一份曖昧的情誼;但是迫於現實,女孩卻嫁給了粗獷男。這段糾結纏繞的三角戀愛,伴隨著他們從年輕一路成長……



《新郎的花季》的視覺和故事都充滿著一份「異國情調」,然而這份「異國情趣」真真實實地來自斯里蘭卡的同志經驗:他們面對著認同,家庭,性別,以及環境之下的宿命。故事中呈現的男同志身體,也帶著陰性之美。男主角面對自己時,總是以女裝現身;而當他對外以女裝身份出現時,卻帶著一種反抗/叛逆的意涵。斯里蘭卡的法律不容許同志戀,但是在一個飽受壓抑的社會中,最先突圍而出的,總是在身體上率先革命的變裝/跨性酷兒。



象徵著生命,希望與喜悅的雞蛋花,連結了兩個不同的空間,以及兩種在壓抑下奮鬥掙扎的同志文化。《跨性夏威夷》,《新郎的花季》這兩部酷兒電影,帶出了一份迷人勵志的雞蛋花世界。